Dies ist Dein erster und Dein letzter Sieg

【存档】大梅的Valinor日记 之 Kano学笛子

  早年脑洞大开的成果……        
大体是大梅      得到第一只新玩具  照顾第一个弟弟的心情        

结果写着写着,就变成“大哥都是劳碌命”了_(:з」∠)_

——老物存档(写于2014.03.),各种设定崩溃、OOC,轻抽



某年月日

Kano(注1)学吹笛子,半天都没吹出声音来,小脸儿憋得通红,最后哭起来了,声音真大。

 

某年月日

Kano继续学习吹笛子,小脸儿憋得通红,不过吹出了很宏亮的声音。我正准备举起他转个圈圈以示鼓励,就听见母亲在工作间里大喊:“Maitimo!水开了!快去厨房看看!”我下意识地拔腿就往厨房跑,身后Kano又大声哭了起来,并拒绝吃晚饭。

 

某年月日

有时候我真希望Kano不要那么热爱他的笛子,特别是不要一醒来就开始吹。母亲似乎永远无法区分烧开水和Kano笛子的声音。昨天睡觉前,我试图给厨房门上锁阻止她半梦半醒地冲进去把自己弄伤,结果……那时我刚把Kano哄着并准备自己去洗个澡。我真不想回忆自己只披着浴巾修理半扇脱落的厨房大门的样子,那一定看起来很可笑。

当我最终洗完澡坐在这里写这篇日记的时候,Valinor已经又要重归于光明的怀抱,小家伙又要开始吹他的笛子了……(注2)

 

某年月日

Kano练习吹笛子已经一个月了,进步神速,现在已经差不多能完整地吹出整首简单的曲子了,不过音符的稳定性方面还需要多加练习。虽然父亲认为与自己的乐器培养感情没什么可值得担忧的,但我还是不希望他成天叼着笛子不放,特别是——喂笛子喝汤实在是太不卫生了。

 

某年月日

今天Kano一直躲着我,大概是猜到我要对他的笛子动手了。

 

某年月日

今天,我终于成功地把笛子从Kano嘴里抢了下来,当然,代价是小家伙在我的手上留下了一整排的牙印,并且哭着一整天都不肯理我。直到晚上我把他从储藏室揪出来,将清理干净的笛子还给他并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才作罢。接下来,小家伙高高兴兴地吃了双倍的晚饭——笛子也得到了双份的汤。

 

某年月日

    又是混乱的一天_(:з)∠)_,我觉得真的需要给Kano找个笛子教师了。

 

某年月日

Kano的笛子终于不响了。吃早饭的时候,他眼泪汪汪地叼着笛子,我从他嘴里拔出来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咬我。我彻底清洗并检查了他的笛子,重新更换了笛膜,确定自己的确无计可施的时候,小家伙哭着抓过他的笛子从早餐桌前跑掉了。我确信自己比他更熟悉这房子的每一间屋子和每一处裂缝,但寻找他还是花了我整整一天的时间。

当我找到他的时候,他正站在花园中最大的那棵核桃树下,衣服上沾满了泥巴,小脸儿哭得跟花猫似的,手里没有笛子,脚边整整齐齐地码着一叠石头。我费了半天口舌也无法让他明白笛子“坏了”和书本中描述的“死亡”(注3)是不一样的(他到底是怎么进的书房?),这让我深受打击。最后,大概是哭累了,小家伙趴在我肩膀上睡着了,没吃晚饭,以及,蹭了我一身泥。

 

某年月日

没有了Kano的“起床笛”还真不习惯*^-^*

今天要记得把笛子从那堆石头里偷出来(Kano称它做“墓”(注3),天知道他到底偷看了什么!)。还有,我把书房气窗的缝隙调小了,这样Kano就不能再从那里爬进去了。

 

某年月日

    没了笛子,小家伙开始用嗓音表达他的各种需求了_(:з)∠)_。不得不说,比起笛子,这声音确实有点儿,嗯,过于尖锐了。

    明天爷爷过来,我一定要借机争取到父亲的许可,带Kano去拜访Ellindë(注4)大师。

  

某年月日

    今天,我带着Kano去拜访了Ellindë大师,他是著名的智者,也是乐器方面的行家。虽然传说海边住民的歌声更美,但我们现在需要的毕竟是笛子,况且父亲还不允许我们独自去那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们在城东面、接近下方的边缘找到了Ellindë大师的家,很是费了一番周折,似乎周围的住户并不太了解他在王宫一带的名声。Ellindë夫妇人很好,和那些住在城中间“高处”的人不一样,没有一丁点儿“大师”的架子,Lótëwendë(注5)夫人(但愿我没拼错她的名字!)甚至亲自下厨为我们做了午饭。她的红焖小羊肉配球甘蓝和玉米笋实在是太棒了!(现在想起来我还忍不住要流口水!)整个下午我都在向她请教这道菜的做法,以至于差点儿忘记了本来的目的。直到夫人友善地问我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,我才意识到自己将Kano单独留下的时间太长了,开始有些担心他会不会过分胡闹、惹人厌烦。Ilúvatar在上,当我看到他坐在炉火边,乖乖地听Ellindë大师朗读传奇故事的时候,再多的红焖小羊肉也不能表达我的惊奇! 

    大师很喜欢Kano,并答应每周指导他两次,道别时,还送了一根新笛子给他,暗紫色的笛身,画着双树和星辰,大小刚好适合Kano的小手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的!我一再解释这礼物太过贵重不能收下,但Kano拼咬着不肯松嘴,大有打算在我手上再留下几行牙印的架势,于是我也只好在Lótëwendë夫人的微笑中带着Kano和他的新笛子一同道别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时,Laurelin已经开始转暗,母亲破例做了晚饭,味道嘛,大概我是真饿了,居然没有后悔谢绝Lótëwendë夫人晚饭的念头,不过Kano还是只吃了一两口就跑开了,这让母亲很是伤心。饭后,父亲详细询问了今天拜访的每一个细节,幸好,无论是我私自收下笛子还是答应Kano的新课程,他都没有反对,只是表示他和母亲恐怕都没有时间送小家伙去上课,“不过,幸好是在城里”。

    今天就写到这里吧,实在是太累了……

 

某年月日

    我很高兴,家里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,Kano的笛声听起来也没那么让人讨厌了,事实上,自打他开始系统地学习乐理知识以来,母亲终于看起来不那么暴躁了

    顺,今天送Kano上课时,我终于记得将那杆旧笛子带给Ellindë大师检查,请他帮忙看看还有没有修复的可能,我永远忘不了大师对着Telperion的光芒举着笛子时脸上惊奇的表情。不过,在认真的检查之后,他得出了和我同样的结论。待会儿一定要记得把它偷偷塞回石头堆里去,特别是——不能让Kano看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注1:这里让大梅用了二梅父名Kanafinwe的昵称Kano;


注2:唔,这段的逻辑是这样的,大梅哄完二梅自己去洗澡了,没想到二梅醒了又开始吹笛子,于是诺婶就……


 注3:关于“死亡”和“墓”的概念:忘记在哪里看的了,事实上,精灵们在回到中洲并见到人类之前,是没有诸如“死亡”这类概念的,对他们来说,仅仅是灵魂(fea)离开了它们的肉体(hora)。所以说,这里让小二梅说他的笛子“死亡”——即便文内心虚地表示他是从书本得知,也不能改变bug的事实,而且目前还想不出要怎样修改_(:з」∠)_


 注4:Ellindë是用昆雅的el-“星星”和linde“歌唱(歌曲)”(singing)粗暴组合出来的——事实上,我一直试图把它改掉,特别是延伸出来女名Ellindo之后,然而依然想不出来要怎么改……

 

注5:Lótëwendë,也是由两个昆雅词lote“花”和wende“少女”拼凑出来的。其中,wende是“少女”一词的完整拼法,之所以不用简写的wen,一是为了强调诺多特性(wen实在是读起来太辛达风格了),另一方面也是完整的拼法看起来比较正式,体现大梅是有礼貌的好孩子XDDD——当然,罗嗦了这么多,依然不能改变本学渣不懂昆雅、以及热爱胡乱拼凑的事实……QAQ


P.S.:我对双树时期Valinor的时间概念就是个渣,现在依然没有任何长进的那种……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9 )

© Der Morgen Danach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