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es ist Dein erster und Dein letzter Sieg

The Turning Point

依然是无意义的情绪混合物

二梅视角,无西皮

大概比上篇还神经,依然雷死不偿命

依然欢迎就不合理设定和逻辑矛盾等问题抽打作者

——以上 2015.2.22



The Turning Point 1

 

争吵,无休止的争吵。

Makalaure2疲惫地掐着眉心:Russandol,他们的兄长,自出发与魔苟斯“谈判”后,便失去了联系——准确地说,并非毫无音讯,只是他们目前还无法确认,或者说,不愿意承认这一结局。

事实上,从Russandol启程的那天起,他们就没有停止过吵闹。几日来,不安、惊疑、无助,炙烤着每个人的神经,令他们饱受煎熬: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意见才更正确,应当受到其他人的赞同。在情绪的不断发酵下,争吵越演越烈,虽然目前尚未演变成大规模的互相攻讦——因着他们对长兄同等的敬爱,也出于自身的矜持——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Makalaure毫无乐观地想,这恐怕也是迟早的事了。

Carnistir,平时不见他与Russandol多么亲近,却意外地成为兄弟中最积极主张援助他们长兄的那个,双胞胎们也一反平日对家族事务的冷淡,热烈响应“小哥哥”3的号召,恨不能立刻上马,直扑“魔苟斯之地”。

Kurvo却坚定地认为这是魔苟斯的阴谋,如果贸然出兵,必然中了对方的奸计。面对Carnistir“懦夫”的指责,他那与父亲酷肖的外貌、犀利的舌锋、激烈的语调,总另Makalaure想起,图娜王宫的高庭之上,父亲那愤怒而骄傲的演讲。

Tyelkormo始终扮演着安抚弟弟们情绪的角色,每当其他几名弟弟过于激动时,他总能巧妙地引导话题——说真的,Makalaure从不知道他有这方面的才干——而现在,他从未如此地感激这个最年长的弟弟能站在自己身旁。

争吵还在继续,弟弟们的话语却已无法传到Makalaure耳中。如果,他能更有勇气一点,告诉弟弟们,他们的长兄并不希望任何营救,正如他去“赴约”时坚定地没有带上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。如果,他是能做出决定的那个……

四周突然安静下来,Makalaure感到弟弟们的视线都汇聚在自己身上,突然意识到,他们都在等待,等着自己,他们当中的最年长者,做出最终的抉择——

 

进攻,还是继续等待?

Makalaure有些手足无措——即便他刚刚的确动过那样的念头——而当它真正降临时,他却仍然无法把自己放到那样的位置上——以往,他也是围坐在四周、吵吵嚷嚷、等待父亲或是兄长分派任务的兄弟们中的一员,突然之间,便成了所有弟弟的依靠,被迫独自挑起整个重担。

斟酌了半晌,Makalaure还是有些犹豫地开了口:“至少,让我们——”他微微侧过头,看了看帐外4散乱的火堆,还有那些临时搭建的避寒小屋,嘶哑的声音听起来略微柔和了一些:“——让他们,先安顿下来。”

寂静,比埃尔达玛的黑暗更加凝重,比澳阔泷迪的鲜血更为粘稠。整个营帐里,只听得见兄弟们激烈的喘息,还有Makalaure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
死死地盯着帐外跳动的火苗,Makalaure不确定自己是否该说些什么,还是应当继续保持缄默。

松木5燃烧的香气顺着帐篷的缝隙钻了进来,烟尘落在费诺里安们的头上、肩上,却没有人伸手去掸。

终于,Kurvo向前跨了一步,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没说,只是低头默默行了个礼,转身走出了兄长的营帐。

他最年长的弟弟挑了下右边的眉毛,冲兄长草率地点了点头,便大踏步地跟了出去,腰侧佩戴的长剑,剑鞘的金属包尖撞击着胫甲,发出叮咣的声响。

接着是Carnistir,他涨红着脸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,有那么一瞬,Makalaure以为他会一拳捣在自己脸上。然而这个发色深棕6的弟弟却只是注视着他的眼睛,用力在兄长的肩膀上拍了两下,那紧紧抿起的嘴唇,让Makalaure觉得自己是个混蛋。

最后是两个Ambarussa,肩并着肩,手拉着手——他们一如既往地遵从兄长们的安排,无论是Russandol、Carnistir,还是Makalaure。

 

现在,只剩下Makalaure了。他站在自己的营帐中间,双手环抱在胸前,目光缓缓扫过山坡上绵延的火堆。终于,他小小地呼出一口气,似乎放下了什么,然而浓重的夜色从东北方飘来,沉沉地压在他的心头:

在希斯路姆,贝尔兰的广阔大地上,芬维殿下的子民将迎来他们崭新的生活,而对他、还有他的兄弟们而言,这新的一日永远不会到来——从他们再次踏入提力安、发下誓言的那一刻起,便再也不会到来了。

 

注释:

  1. 题目取自Lacrimosa的歌曲The Turning Point(1999年专辑《Elodia》第4首)

  2. 本文为梅格洛尔视角,基于HoME 12 “【Feanor】所有的儿子——除了库茹芬——都更喜欢他们的母名”,因此除梅斯罗斯用了他的绰号Russandol、库茹芬使用父名的简称外,都以母名的昆雅形式称呼。但由于这些名字暂无约定俗成的译名,故均保留原文。

  3. 这是作者私自给卡兰希尔起的外号XDDD,因为按照HoME 12的排序,卡兰希尔行五,的确是双胞胎的哥哥当中最小的那个。

  4. 其实作者不知道诺多们刚到中土时的住宿情况,所以按照自己的猜测随便搭了点帐篷和临建XDDD

  5. 本文设定的地点是Feanor死后,费家诸子们尚未率军返回米斯林地区,还在西瑞安泉附近的威斯林山脉东坡上扎营。但很抱歉,作者并不清楚威斯林山脉的植被情况,考虑到多索尼安是“松林之地”,临近地区如果有树的话品种应当不会相差太远,因此这里便也让费家军使用松木做为燃料。

  6. 关于卡兰希尔的发色,HoME 12的同一章节里同时给出了两种说法:dark (black-haired)和dark (brown) haired,这里取后者。

 

补记:我知道最后一段用力过猛了,但依然还是想加进去……_(:з」∠)_

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Der Morgen Danach | Powered by LOFTER